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钱柜娱乐网站-钱柜娱乐777网址,原创文学网征文
心情说说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素手挽青丝 说: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
  • 丹心汗青 说:我说,我想回来,还回的来吗?!!!
  • 袋鼠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梦断2017

时间:2017-08-17 19:29来源:辉坛-原创文学网 作者:沙金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小说】
 
梦断2017
 
沙金
 
过完大年,二零一六年正月十二这天,小张老板的企业开工了。
 
在中原某省城,从打工到办厂当老板,拼打了十二三年的小张老板直到去年底,才把一个多年的家庭小作坊做成了一家拥有三四十号工人的小企业,不仅生产逐步理顺了,销售渠道也拓宽了,眼看就要顺风顺水地发展起来了,可没想到,租房办厂这个区域,被强令限期搬迁,说是要改造城中村,这一大片都要拆掉。在这个区域租房办厂的大小老板,来自全国各地。小张老板和几家来自西川的老板,自认识了就经常来往,他们早就听说西都家具行业发展得很快,而且还专程去参观过几次西都国际家具会展,实实在在地知道西都的家具产业仅次于珠三角地区,而且全国规模最大的家具企业都在西都,于是就商量着,反正在这个城市没法儿呆了,要搬就直接搬回西都去。商定了,就着手处理停厂搬迁的事情。
 
因为远,长途运输旧机器设备就没有意义,机器设备只能当废旧处理了。单是这一笔,小张老板就要损失掉三十万。突然停产,再怎样算计周全,也有一些材料损失,少说二万吧。不过还好,因为在这个省城开有门市,租有一个小型仓库,接拆迁通知后加班加点赶了一些货,至少自家商店一时半会儿有货卖。在这个省城里买的住房,那倒没啥,正逢上房价飞涨,还赚了呢,赚到的钱差不多能补上机器设备的损失。
 
等打发走不愿意跟着回西川的工人,小张老板临行时,望着这一大片杂乱地布局着不太规则的小青瓦房或石棉瓦盖的大小厂房的城中村,心里生出了无限留恋……
 
刚过两千年,小张老板和高中的女同学小林高中毕业,二人因成绩不太好,啥学校都没考上,但决不甘在家务农,两人都不想补习,就结伴跟老乡到浙江一家家具厂打工。干了两年,那个浙江老板要到这个省城开分厂,就把小张小林和一批工人带到了这里。可鬼精的浙江人在这里干了两年,发现并不是以前所了解的情况,就不干了,要把这个厂打出来。可因厂小条件差,资本稍多点儿的都看不上眼,一时没人接手,本厂工人更是不可能有人接手办厂的,浙江老板就把转让费一压再压,广告纸都用贵了,可还是转让不出去,就对小张说:“我看你小子人还算聪明,不应该甘心一辈子都打工吧?你看我都压到十万了,单机器一项就要值二三十万呢,你不如把这个厂拿去,要是你拿,我再给你少两万。”小张原本就只打算找个工资高、工作稳定的工厂长期干下去,压根儿就没想过当老板啥的,可面对诱惑,动了心思,在电话里和老爹老妈商量好,就把这个小厂打了下来,并在当年春节和小林举办了婚礼。可两人都不知道怎样经营工厂,头几年都没啥发展,但小张发现,就这么胡乱经营,都还比打工强很多呢!有了信心,就真把自己当老板了,越发勤奋,不断学习,小车货车早就有了,甚至在这个省城里买了套房子,还开了商场,只可惜这一搬厂,生意如果能够不倒退两年,也会停滞一年!可没办法呀,大政之下,不得不搬。
 
于是,小张老板把老婆小林留在这里打理商场,自己先回到西川打前站。花了一个多月在西都找厂房,结果在邻西都辖区的氓山市一个三流工业园以还算便宜的价格,租到了一家比较适合他当前规模的钢构厂房,虽说离西都远了一点,但路好车通,路程不是问题,租厂总算顺利如愿,小张老板为此高兴了好多天,心想,还真是心想事成啊!
 
人年轻,又是给自己干,小张老板以最快的速度,夜以继日采购设备和材料,招收工人,从进新厂房算起,刚两个星期就开了工。他学着西都企业的经营招数,买回一批他觉得好看的样品,叫工人照着做,产品做出来后,赶紧在西都家具生意最火的五一家具城租了个门市,把牌子亮出来,立马就有了销售,然后赶在西都七月份的国际家具会展前,把厂里展厅摆设漂亮,请广告公司摄产品印图册,还赶上了在本年的会展租了几十平方米展场参展。他简直没想到,参展后要货的经销商多得远超意料,还搞定了七八家品牌专卖店——这还愁销吗?唉,早知道这样,真该早几年回西都!
 
自然而然,小张老板的工厂,到八月份就有五十多号工人了,不得不破费月薪请一个厂长和一个工程设计师了!西都已有十多年都招工特别困难,可这两年实体经济衰退,沿海搬走的厂多,垮的厂也多,内地工厂也有不少垮掉了的,失业工人多了,招工就容易些,小张老板原来还就担心这个工业园因偏远不好招工,没想到招工也不是问题!
 
小张老板在西都这边顺风顺水地打开了局面,就把原来那个省城的商场打给亲戚去经营,把他老婆小林也接回西都,来给他当帮手,当然小夫妻也就团聚了。因而,虽然操心着,劳累着,小夫妻俩的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圆,自参加会展后,小张老板走上走下嘴里都挂着乱七八糟的歌儿。中秋节,其他有的厂给每个员工发一封廉价月饼,大方的厂就把坝坝宴请到厂里,他则把全厂员工请到镇上一家大火锅店过中秋,一高兴,白酒全是上的五粮春!请一线工人喝五粮春哦!
 
到元旦期间,小张老板和老婆小林测算了一下收支。搬迁前的思想准备是,二零一六年当年,倒贴二十万到三十万,把西都这边基础打牢,没想到在西都这边正式经营不过半年多一点,不仅填平了搬迁的亏损,还多赚了二三十万,真是树挪死、人挪活啊!小两口就做起了发展梦:再经营两年,换个大点儿的工厂,做到两三百工人的规模,争取年产值做到五六千万!那么,年净利就有约五六百万,不但企业更容易再往大里发展,还可以在芙蓉天国去买套独栋别墅,把坐骑换成十二缸的,到孩子读大学时,哼,送剑桥,送哈佛,都有的是钱!
 
……
 
二零一七年元旦刚过完,元月八日,工业园所在镇政府、党委、市环保局、市消防大队几个部门的头头们共同召开了“××市××镇环境保护和整改测评动员大会”,全镇范围内各大小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老板必须参会。小张老板开完会回来,和几个熟悉的老板说,这回测评,恐怕又要多花十几万块钱了。
 
大就都说,政府说的事,不破费不行啊。
 
会后,本工业园管委会也开了一个老板会,管委会的头头在会上说:“各位老总,这不是我们镇我们市、更不是本管委会要为难你们,我们也晓得,家具厂都有吸尘器,大厂还有中央吸尘设备,油漆房都是正压式排风漆房,臭味不大,一随风就散了,漆池也不是每天排水,是有点儿污染,但并不致于破坏环境,你看我们这个园区,都十几年了,园区内就有几十户当地原住人家,也没受影响嘛,可是,上面有政策,我们就得执行,是不是?所以请大家支持,根据规模,每个企业投一万到两三万元钱,园区修一个集中污水处理池,否则过不了环评关,大家谁都别想生产。”
 
拿钱出来,当然谁都不情愿,但说环保,老板们还是支持的,再说了,各种费用,小企业十来万,大企业几十到几百万,还是不会伤筋动骨的。就有个年轻老板说:“我来说两句,大家先莫骂我哈。都晓得这些年北方雾霾严重,南方污水横流,我们四川虽然还算好,但也远不如往年了,所以我们当老板的,对环境整改决无异议,举双手支持!我也打听过,以我这个七八十工人的工厂为例,改建活性炭过滤排雾装置,我两个漆房,要八万,加装中央吸尘,要约十二万,请认证公司认证,要四万,再加本园区修水处理池,共有二十六七万就能过关了……”
 
“我打断一下,插一句哈,市环保局说过,找设备商和环评认证公司,必须是在市环保局备过案的,否则无效哟!”管委会主任插道。
 
那个老板挠挠头,继续说:“那就……最多三十几万吧,总之,我表态,我是支持环评的!”
 
“我也支持!”
 
“我们都没说的!”
 
“对我来说负担有点重,可我还是支持!”
 
管委会主任原以为还得对老板们施加点儿压力,他的工作才开展得下去,没想到这些老板还这么通情达理,最后说:“我非常感谢各位老总的支持!最后强调,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都还没完成整改和获得认证的,执法大队就要来封厂哦!”
 
“放心,我们说动就动,明天就开始着手整改!”
 
……
 
春节后,从正月初十开始,工业园的企业陆陆续续开工了,到正月十六,全工业园都复工了,大都在边生产,边整改,工业园尽头低洼地上的大型水处理池也开了工。
 
小张老板算了算,他的厂有二十来万就能搞定,感觉还不是问题,也就边生产边整改。因钱到位,到正月二十,活性炭过滤装置就完工了,一用还真好,排出的漆雾真是一点异味都没有,哈,这钱用得值!再过一周,中央吸尘装置也就完工了。为了今年的计划,又添置了两台冷压机、一台六排钻、一台电子开料锯、几台锣铣机和一些小设备,又在西都另一大型家具城安乐园家具城租了个较大的门市,在西都就有两个直营商场了!另外,还提前交了今年的厂租,准备今年的净赚要往二百万冲刺!
 
三月初,镇政府、市环保局、市工商局、市税务局又联合召开了一次全镇企业老板会,传达新的政策——从三月份开会传达之日起,所有园区内外的一切制造企业一律停工,等待检查三无!有老板当场就举手发问:“我们的企业,所有执照证件都是齐全的,马上检查都可以,难道也要停工吗?”
 
“必须无条件全面停工待查,这是上级的指示!谁不执行,执法大队就会来执法!”
 
这次散了会,老板们个个都情绪低落,在回园区的路上,还有老板差点和别人撞车。
 
完了!开春后这么多定单咋办啊?小张老板两口子急得喉咙冒火,既怕到时候给商家发不了货,又怕工人因不能干活要流失,现在这种情况,还没功夫去急又要少赚钱那一茬呢!所以回厂后,小张老板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工人开会,安抚工人,说很快就会复工的,大家千万别走了。
 
就这么一直停着,每天都在打听啥时候能开工,但却毫无消息,但商家的电话打个不停,小张老板急了,就和邻近几家企业老板暗中商量:“喂,这么停着不是办法啊,要不,我们晚上偷偷生产吧?”
 
有个老板说:“我也给工人说过晚上生产,可工人说,黑白颠倒,晚上做就要加工资,否则就不干。”
 
“也是,晚把晚上,倒还没说的,天天白天停,晚上做,工人是会不干的。”
 
“没办法啊,要想出货,加工资也得做才行啊,唉,我们老板就要少赚甚至倒贴罗!”
 
小张老板说:“维护客户要紧,那我们就给工人加几成工资,晚上做吧。晚上十点开始做,早晨七点就停产关门,上头问起来,大家都说是在全面停工。”
 
“好,就这样说定了。”
 
于是,园区里的工厂就都白天紧闭厂门,晚上生产。
 
没几天,园区的老板们听到了同行传来一个消息:西都那边搞得更严,没有全面停工的,被断掉了动力电,有个工业园有一家较大的企业,仗着环保设施早就很先进了,证照之类哪年就是齐全的,自认为没必要停工,自己也没违犯任何法律,就没有听管委会的一再招呼,白天开了工,结果被罚款一百万!
 
这个消息对老板们来说,无异于是个大凶兆,于是晚上生产还要轮流派人在园区外放风,一见到有点儿像政府检查人员的,老远就给厂里打电话,厂里就立即停下,做出没开过工的样子,就像战争年代搞地下工作一样。
 
这样熬过了三月份,进入了四月份,各厂都先后整改了排尘排雾设施,并通过了认证,但因不能正常复工,园区里有的厂已经开始流失工人了,而且每天都有三三五五抗着行李去公路上候车的离职工人。
 
小张老板粗算了一下,整个三月份,因减少了产量,多发了工资,制造业停工导致原材料全面涨价,涨得多的品种有涨三倍的,如替代传统家具榫头的三合一连接件,就由一毛多一套涨到三四毛一套了!这种收支的剪刀差,导致他这个生意还算比较好的厂,也没能把费用挣够,更别说赚钱了。但为了留住工人,以便可以生产了能及时做出产品,还得继续给工人倒贴工资。
 
四月份没有开会,但管委会主任几乎每天都要在微信群里吼一次:上面还没通知复工,请老总们千万不要复工,他也不愿看到哪家厂被查封,好像他很同情老板们似的。不过,真正把工业园取缔了,管委会这帮人的饭碗也得另寻了。
 
这期间,业界各种令人悲哀的消息互相频传。听说西都各郊县以前为了拿扶农补贴修的若干养殖场,验收过关拿到钱后,都租给了开工厂的,现在要推掉还耕,管你交没交房租,管你有没有去处,那些租养殖场开工厂的,一律限期赶走,听说被赶的小企业几乎全都死闭气了。倒是那些省级、国家级工业园里的大型企业,过了三月份就可以生产了,家大业大的企业,好让人羡慕!
 
四月份熬过去了,还是不准复工,而且晚上都有巡查队不定时检查,凡查到的就立即断掉动力电!于是,晚上生产也像做贼一样,生怕被逮着了。小张老板还没算帐,仅从取钱用就知道四月份就已经用掉二十多万老本——几十号人的厂子,哪怕分文不赚,那不变支出也少不了分文啊!
 
大家都盼五月份能复工,可五月份听管委会说,大家都不能动,要等中央巡视组来检查以后才能开工!就有人问巡视组啥时候来?答复是:来了就知道了,大家耐心等吧。
 
工人们都是做计件制的,好挣钱时一个月五六千,油漆工过万的都有,搞个简单的打磨也有三四千,可一连几月挣不到钱,或靠偷偷摸摸做夜工挣点钱,不够生活费,而私企也有腐败,没活可派时,生产主管往往把很少量的夜班活照顾了关系好的,多几天领不到活儿的工人就要走,于是园区里工人都走了一半多了!小张老板的工人还算稳定的,但小本经营,实在养不起几十个不干活的工人,也先后走了十几个了。
 
这下可好,以前园区内外的当地人对外租房的收入大大缩水了,园区边上的超市、餐馆、理发、麻将、游戏生意,统统入不敷出,都关了好几家了,昔日热闹拥挤的园区农贸市场,也门可罗雀了。
 
小张老板就和老婆小林商量:“从现在看,心里是越来越没底了,还不晓得要停到啥时候,商家也丢得差不多了,这个生意还有法做没有哦!”
 
小林也说:“我心里也焦啊,我们回来后,连同去年赚的,到年底还有一百万,满以为今年可以好好干一番的,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啊!现在,卡上只有六十多万了!”
 
“啊?亏这么快?”小张老板还以为有七八十万呢,一听惊呆了。
 
小林说:“要不要我给你一笔笔报报账?”
 
小张老板叹气说:“唉,报也多报不出钱来,算了吧。……哦,这个生意实在没底了,我看啊,你最好早点去把奔牛山的房子退了,这个生意要是做不下去,拿啥来给房款?”
 
“你以为说退就退吗?”小林说,“那些给了首付想退房的,哪一个都没退掉,除非你自愿不要首付,白退!”
 
“他妈的卖房子的真黑!要是真买不起了,要损失十几万啊!”小张老板感到现在就已经破产了,心情糟成了一摊烂泥浆,“日他妈哟,老子没杀人没放火,没冒黑烟没排污水,犯哪条法律了?明天偏就要开工生产!”
 
小林说:“你尾(伟)大,能比政府还牛?那你去开工嘛!看不罚死你!”
 
“是啊,在政府面前,我们他妈的连只小蚂蚁都不是,说说气话而已!”
 
到五月下旬,园区里很多老板都熬不住了,天天都没事干,就聚在一起发牢骚,骂娘。首次开会率先表态那个年轻老板说:“我有个主意,也不和政府吵闹,我们这样办……”他说了一个办法,大家都觉得可行。
 
于是,第二天,一群老板开上车,一字长蛇上了公路,径直朝镇政府而去。
 
到了镇政府,守门的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小车,还以为闹事来了,连忙打电话报告书记镇长,但老板们已经进来了,见到领导,纷份敬上烟:“书记镇长大人,我们能不能坐一会儿,聊聊天啊?”
 
书记镇长见老板们不像来闹事,就带到会议室里,坐下后,还是首先表态那个老板再给领导们发了一圈烟,说:“领导啊,我们这些企业,个个都亏损得拉大债了,这么长期不让我们生产,咋个办啊?”老板们都纷纷诉开了苦,会议室里吵开了锅。
 
“各位安静!”镇长挥挥双手,又讲了一番大道理,说,“我很理解你们,没有生产销售,你们就要吃老本,但是,国家的政策在那儿摆着,我们总得执行吧,是吧?”
 
有个老板说:“理是这个理儿,可我们哪家企业不差工人几个月的工资?不差材料商的材料费?还有差房东的厂租费的,少的拉债几十万,多的拉了几百万,亏这么多了,要是再生产不成,我们就只有甩腿杆跑路了!”
 
另有人接上话题:“我们都是因为债拉多了才跑路的,我们跑了,就叫工人到镇政府来要工资,叫材料商、设备商也来镇政府结账!”
 
书记镇长一听,两人碰了碰头,镇长说:“各位老总,劳烦各位稍坐一会儿,我们党委政府去向上级请示一下,再答复你们!”政府一班人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领导们回来了,镇长说:“我们理解你们,也请你们理解我们,这个工,是必须停的,否则我们也会丢饭碗!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停止夜间巡查,你们可以晚上偷着生产,但要是有人来问,你们务必要配合,一定要说是彻底停产了的哟!好不好?”
 
老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个率先表态的老板和身边几个老板低语了几句,就站起来说:“人心都是肉长的,既然领导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们就听领导的。”
 
于是,通过合理诉求,总算赢得了夜间放心生产。
 
但是,到底不是正常生产,客户也因停产丢了很多,这个五月份,小张老板还是又倒贴了近十几万。
 
眼看着卡上的钱不增反减,而且一个月少这么多,小林吃不下睡不香,任小张老板怎么劝怎么安慰,一直体态丰满的小林,还是“人比黄花瘦”了,小张老板苦中作乐道:“夫人不用吃减肥药了。”
 
而这时,厂里才剩十几个工人了,比起年后刚开工那阵,都少了四分之三了!
 
于是大家都渴盼巡视组早点来检查,检查完好早点开工。
 
到了六月底,总算盼到消息了:中央巡视组的几千人大军,七月份到本省巡查。但是,这次全面停工就不管什么大厂小厂了,所有级别的工业园和散在园区外的一切制造企业,都被勒令全面停工,抗拒者就封厂、抓人、罚款,有的地方连洗车修车和餐馆都被停工了!
 
大小老板们都咬牙根勒裤带坚持着,但到底被停久了,还是有不少资金链断裂了的企业,在陆陆续续倒闭着。
 
日历翻到了八月份,老板们和还没离厂的工人们翘首以盼的巡视结束复工生产,是没有希望了,而且上头的政策越来越严,大有彻底取缔制造业的势头,而以后要是不能办理到环保部颁发的环保许可证,就不准生产,而就算办了许可证,每年的治污费就给不起,以后还能再办厂吗?小张老板两口子这些天的心态,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到八月上旬,越来越看不到复工的希望了,小张老板感到实在承受不住了,就和老婆小林商量:“日他妈哟,国家政府是不是精神失常了?我们开家具厂的,一没冒黑烟,二没排污水,三不扰民,治理环境凭啥连我们一起整啊?我看,趁还有三四十万,我们干脆不干了,回老家养猪去吧?”
 
小林嘴一瘪,说:“亏你想得出,你没听说?地方上对养猪的粪尿处理管得紧得很呢,那个才真是污染行业!”
 
“那咋办?再这么耗上一个多月,剩下的钱就耗完了呢!”
 
小林眼珠儿一转,说道:“王三哥都说了几回了,他说老家镇里他们那个村的村小学还空着呢,现在水电路网都通了,不在乎偏远点儿,趁还玩得转,不如我们干脆回老家办厂吧?”
 
小张老板恨恨地说:“以前我还后悔没早听王三哥的建议呢,可到这些天,连这个希望也破灭了!”
 
小林说:“只要那所空学校还没人用,我们就可以回去租过来办厂嘛。”
 
小张老板掏出手机,指尖疾点,翻出一段文章,指着几行字给小林看:“你看看,你看看,这是啥?国务院副总理近日出席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第十次会议时,讲话明确指出:坚决杜绝‘散乱污’企业异地转移和死灰复燃。就是说,搬到哪儿办厂,都逃不脱被关停!”
 
小林看了,像吹胀的气球被刺了个洞,一下子泄了气:“哪门会这样搞环保哟,简直就是要全部掐死我们这些办企业的呀!”
 
“看样子国家是不准私人开工厂了。也不对啊,听说国企也整得厉害呢。”小张老板说。
 
小林不同意:“厉害,那西都郊县那家石化厂的高烟囱还不是在大冒黑烟?我前天经过那里还看见冒烟呢!我看就是整私营企业!”
 
“唉,你不准我们私人办厂,你就给我们安排一份一月能挣几千的工作也成嘛,他妈的,就这么武断地撵散了事!”
 
“我们倒霉,工人也跟着倒霉,工人在我们厂正常干一个月,抵他在老家农村种地干两年,那些回去了的工人有的打电话来说,他们一回家去,就再也找不到挣钱的活儿了,做完地里活儿,就只有成天打麻将。”
 
小张老板摇着头说:“唉,扯远了,还是多忧虑我们自己吧,要是熬完八月份都还不能复工生产,下一步咋办?多想想我们这家子往后咋个活下去吧!小宝儿快要读初中了,也正用钱呢!奔牛山那个房子,我看咋个收场哟!”
 
这一晚,小两口连晚饭都没能吃下去……

微信搜索:辉坛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人生就是黄粱梦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1890 分 辉坛金币:2322 枚 注册时间:2017-07-05 10:07 最后登录:2017-11-10 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