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钱柜娱乐网站-钱柜娱乐777网址,原创文学网征文
心情说说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素手挽青丝 说: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
  • 丹心汗青 说:我说,我想回来,还回的来吗?!!!
  • 袋鼠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原创首发小说】:婚变

时间:2017-09-12 16:04来源:辉坛-原创文学网 作者:沙金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小说】
 
婚变
 
沙金
 
这两天,即便天阴,也阳光明媚,阳台上的海棠花期将过,花朵正在萎缩,但正在盛开……肖茜看一切都是那么阳光,那么充满诗意,更充满憧憬。自然,本来就长得特别甜美、光彩照人的漂亮肖茜,就更平添了几分漂亮,真是应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原来,常跃的父亲同意了常跃和肖茜的婚事,并与双方的父母约定,明天就要到喜悦大酒楼吃订婚酒了。
 
肖茜的父亲母亲都是下岗职工,父亲在自家所在的小区守大门,母亲在大门外不远的街上开了个小便利店,收入微薄,但能吃饱穿暖,还把肖茜的大学供出来了,就是钱紧得利害,家境有点儿贫寒。肖茜在本市西都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是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把CAD、PS、3DSMAX等几种绘图软件掌握得纯熟,大学毕业后经学校招就处引介,到本城北郊新远县新桥镇一家叫“香港飞跃家具集团(西都)有限责任公司”的家具公司做设计工作。
 
这家“香港飞跃家具集团(西都)有限责任公司”,其实与香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公司,但这个名头很大,在市场上很响亮,能促销呢。别问这个在香港有案可查的执照是哪儿来的,很简单,到深圳去,三千元搞定。真正在管用的,还是本地那张执照。
 
飞跃家具公司的老板叫常飞。
 
还在巴州时,常飞在一个做木材生意的老板那里打工。西都家具产业刚起步,他那个老板来到西都开家具厂,他也跟着来厂里帮老板打理。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只要你办厂或做生意就要赚钱,而且是暴利,谁叫那以前的几十年一直物资短缺呢?他的老板做到九零年左右,就做得比较大了,他觉得自己内功已经练成了,就辞了职,跑到所谓的“家具之乡”新桥镇来自己办家具厂。你还别说,这常飞还有点儿把握时尚潮流的天分,他的厂内部管理不咋的,可他推出的产品,却总是好卖,他又很会拉地方关系,干了十来年,就自己买几十亩地修厂了,而且修得很现代很洋气。难怪,新桥这一带就有老板说:“我们这些当老板的,就像个打工的丘二,你看人家常飞,一看就是大老板!”这时,常飞的儿子常跃已经读小学了,他就把父子俩的名字组合成“飞跃”,把新厂取名为“香港飞跃家具集团(西都)有限责任公司”了。
 
这个常飞,以前打工时就爱进发廊洗脚店拈花惹草,当老板后有钱了,就更是把泡浴都进歌厅当家常饭来吃了,还在外面包养了小三。很自然,他就和老婆合不了,由隔三岔五吵架发展到天天吵架,实在合不下去了,就在修好新厂后不久离了婚,除了财产分割外,他把原“红木居”品牌、“红发家具厂”的旧厂房和执照都给了原老婆,自己在新厂房里从头开始。但这时,团队、班子、市场、渠道、地方关系和经验都有了,特别是凭新厂房可以抵押贷款,不愁周转资金,加上他很会经营产品,在新厂经营到两千零三四年时,新桥镇众多大小家具厂竟然都以“飞跃”马首是瞻了!
 
因为只有一个儿子,因为离了婚,也因为在离婚时经努力才争到的抚养权,常飞对儿子就特别特别溺爱,吃穿玩耍就别说了,儿子爱打乒乓,他就花钱给儿子聘个兼职教练,儿子大点儿爱上了足球,就给儿子聘个兼职足球教练,儿子说要玩什么,从来是有求必应,儿子初中一毕业,就打死不读书了,他也答应,而且为了儿子在小朋友圈子里有面子,先让儿子考了驾照,就给儿子买了辆宝马五系轿车,让儿开着玩!这常跃,有的是钱,又成天玩,刚到十六七岁,就天天光顾发廊洗脚店了,而向老爸要钱时,常飞从不问要钱干啥,要几千就给几千,要一万就给一万!所以,看似少言寡语不会处世的常跃,因出手大方,在外消费大都是他买单,五六个男女小玩伴都把他尊为老大,再加他们几个男娃娃都不到二十岁,歌厅发廊洗脚店小姐也特爱他们这类顾客。不过,每天的时间就二十四小时,因为他们爱打球,耗在体育场上的时间较多,与别的混混吃喝嫖赌不同,他们几个就吃喝嫖加打球,所以虽然混社会,居然没有学会牌九麻将。
 
直到二零一二年,常跃一混就快二十岁了,常飞就对儿子说:“爸爸现在虽然年富力强,你后妈也很年轻,但抚养你小,不能供养你老,你已经成大人了,从现在起,就不要再玩了,你每天来公司上班,当副总经理,乖儿子,要不要得?”
 
常跃这时已经一米八高了,比他老爸还高个头顶,一点都不像他老爸那样脑满肠肥的,略微偏瘦,好一个帅小伙子,可还是小孩心性,就说:“爸,我还想耍两年嘛!”
 
常飞宠儿子成性,绝不会用重话说儿子,就耐心地给儿子讲道理,做工作,最后说:“你名义上是副总经理,工作还是由现在的副总打理,你就是看看,学学,熟悉了就自然接班了嘛。”
 
于是,常跃就当上了副总经理,不过,也就是来公司在他的办公室里玩玩,一接到外面的电话,骑上他的宝马就跑了。
 
肖茜是二零一三年秋参加飞跃公司工作的。
 
肖茜初次工作,自然是小心翼翼,而且要努力挣表现。可一个月试用期刚过,她就发现,这个公司最忙的是一线工人,还每晚加班,但工人的工资一月要抵她三月。而办公室这边,只要各自把活儿干完,只要上下班打了卡,工作时间是很松散的,在办公室里开玩笑、聊QQ、甚至看黄色视频,只要没被常老板碰个正着就没事。常跃没事也常到各办公室逛逛,也就是和大家打打招呼,偶尔开句玩笑,看到有忽悠工作的,也没指责过谁。而肖茜这份工作,设计部只有她会做,以前的三个设计师,木工出身,都只能用CAD软件画工程技术图和安装示意图,并不会做效果图,因而肖茜的工作,就更是做到哪儿算哪儿了,但她还是认真自觉地干。
 
肖茜和销售部、库房、办公室、前台的一些女职工混熟后,觉得在私营企业,比想象中要好处得多,而女员工里面,多半都是尚未婚嫁的大姑娘,因而感到相处十分融洽。
 
一天,销售部管发货和服务的陈大姐来到设计部,见那几个设计师都到车间去了,就低下身对肖茜说:“小肖,大姐给你说个事,你愿听吗?”
 
肖茜随口就问:“陈大姐,啥事?”
 
陈大姐说:“你来这么久了,看到没有?咱们的副总还没对象呢!”
 
肖茜没意识到陈大姐要说啥,就说:“他有没有对象关我啥事?”
 
“哈哈,没你啥事?我告诉你啊,这个常副总,年龄刚过二十,给他说对象的就多得很了呢,咱们公司里也有几个想攀上他,你猜啊,常副总一个都看不起!人家是啥人?富二代,眼光高呢,但我看你小肖这么漂亮,说不定有戏!你要是有意,姐姐想办法给你探探口风,但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哟!”
 
肖茜听着,心里咚咚跳,脸刷地红了,但也愣住了,陈大姐啥时候出的办公室,她都不知道。
 
陈大姐这席话,在肖茜心里掀起了大浪。她以前从没想过这茬子事,但既被提起了,她就不能不去想了。说实话,肖茜并没有因常家是大老板,是有钱人家,就想攀常跃,而是参加飞跃公司的工作以来,她从没见到常跃对聘来的员工颐指气使,而总是微笑着和员工打招呼、说话,见谁有点儿啥不是,也从没有吼骂过谁,显得很有修养,也不像有的富二代,成天夸夸其谈,牛屁眼都能吹裂,更主要的是,常跃那高高的个子,略微偏瘦的身段,帅气的长相,让肖茜心神难宁,经陈大姐这一说起,常跃竟在眼前挥之不去了。不过,肖茜心里震荡过后,就时不时提醒自己:谁知常跃心里会不会有她?千万不可自作多情!
 
再说这常跃,本就拈花惹草多年了,典型的色鬼,只因他不善言谈,对公司的事情毫无兴趣,被老爸安排在公司里,就是混日子,所以不知道他的人,还以为他很宽怀,有爱心,谦虚,礼貌。自肖茜进公司起,他就看上了肖茜。其他对他飞媚眼的女员工,他根本看不起,可这肖茜,气质、脸蛋、身材、胖瘦,都让他动心,无非是碍于他的身份,不能在员工中有失风范,所以没表现出来,但他已经在想,要不就在合适时找人和肖茜谈谈,娶回家来?这次,经陈大姐一提起,他当时就托陈大姐去探探肖茜的口风,心里就已经在想着肖茜的身体了。当然,他也知道,肖茜到底是公司的员工,事情没到可以公开的时候,还是不表露出来为好。
 
热心的陈大姐见双方都有意,就安排了一次常跃和肖茜单独见面。
 
公司不是每周休息,是没有星期天的,但每月发工资第二天,统一放假一天。这天,陈大姐分别把两人约到她家里,给两人倒上水,端上水果,就叫上家人出去逛农贸市场,客厅里只留下了常跃和肖茜。
 
这时的肖茜,整个儿人全都浸泡在蜜水里了,等着常跃给她说雨露阳光,鲜花草地,清泉涓流,花蝶相恋……
 
这个常跃,给肖茜削好苹果,说了声“小茜吃水果”,自己也削了一个,就坐下来啃苹果。在他看来,有啥好谈的,同意就结婚,不就得了?找老婆与找小姐的区别,无非老婆是家里人,小姐说甩就甩;老婆要生儿育女,小姐不能,其他没啥区别。因而,啃完苹果,就腼腆地坐着,也不知道说啥好。
 
肖茜等了会儿,见常跃没开口,抬头看了看常跃,见他那腼腆样儿,以为他害羞,不好开口,但自己也实在开不了口说啥,也就红着脸低着头坐着。
 
常跃就有点儿不耐烦了,试着问道:“小茜,你喜欢我吗?”
 
肖茜不自主地答道:“喜欢。”头就埋得更低了。
 
这下子常跃就随和自然了,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那就对了!这样子,我今天先告诉老爸一声,等他定下来哪天订婚,我们就先把婚订了。”
 
他这么干脆?这幸福怎么说来就来了啊?怎么一点儿浪漫色彩都没有呢?肖茜觉得很突然,但还是说:“好啊,我等你的消息。”
 
当天晚上,刚吃完饭,常跃给老爸和后妈说:“老爸,小妈,我说个事,就是我喜欢肖茜,要和她订婚,你们说,安排在哪天?”
 
常飞一听,愣了一下说:“啥?你喜欢肖茜?”
 
“是的,来说亲的,来追我的,我都看不上,只喜欢她。”常跃说。
 
常飞说:“肖茜?一个穷苦人家女子,门不当户不对的,再说我们常家,怎么说也是常山赵子龙的后代嘛,显赫着呢!何况,就算不找官家女子,也要找个经商办企业的人家,以后生意上也有个照应嘛,怎么找个穷人家的女娃子呢?”
 
常跃这个小妈,听了强忍着笑,心想这个死鬼,连籍贯和姓氏都搞混了,但又不好笑出来,就说:“小跃,你爸的话,有道理哦。”
 
“你最好不要说话!”常跃对小妈一直都不尊敬,见小妈也来教训他,强忍着才没说粗话。
 
常跃这个小妈,是他亲妈离婚后,他老爸先后包养了好多个女人和商场导购员都没选定,最后才和这个他老爸常光顾的歌厅小姐结的婚,这个小妈比常跃只大九岁,说是后妈,不如说是姐姐。她很知趣,听常跃话风不对,赶紧打住,不再说话。
 
常飞从来没有否决过儿子的任何要求,刚才听了儿子说,发自内心地嘴一张就说出来了,听了儿子对后妈的不买账,马上意识到今天伤害儿子了,就说:“跃儿啊,这样,婚姻毕竟是大事,你让爸想想再说,如何?”
 
常跃见老爸话风转了,就说:“那就快点考虑哟,别十天半个月都没个结果哈!”
 
肖茜回去把这事儿告诉了爹妈,让爹妈一下子觉得他们家的小两室一厅里,晚上的电灯光都变成了太阳光!……这门亲事要是成了,那肖家还愁啥呢?到时候,全家都可以到公司去工作,怎么也会比现在强得多啊!于是,全家都沉浸在鲤鱼跃龙门的憧憬当中。
 
第二天,常跃找了个机会,告诉了肖茜,他老爸要考虑考虑,要她稍等几天,并表示:“你放心,我这人不会说话,但说出来的话一定要算话,这事儿黄不了的!”
 
话虽这么说,肖茜心里还是悬悬的。其实,从头至尾就没有这码事,也就没啥事儿,可既然说了,心里那根弦就免不了绷得紧紧的了。
 
又过了几天,终于得到了结果,就是过几天订婚,肖茜这才真正感到了阳光普照——当然这几天里,是常跃让他老爸不得不同意才获得的结果。
 
于是,双方都通知了各自的几个至亲好友,到喜悦大酒楼吃了订婚酒,并商定了婚期。
 
这场婚姻,从开始说起,到正式结婚,只间隔了四十天,就举行婚礼了。有钱人举行婚礼,自然是盛大奢华,本故事就从略了。
 
……
 
肖茜和少老板常跃结婚后,身份就由打工仔变身为少老板娘了,自然也就考了驾照,有了辆皇冠车。但她还是坚持工作,照常上班,尽力做好她的效果图设计工作,只是时不时上午上班要迟到一会儿,但她那身份,是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所以也就不算迟到了。
 
肖茜的妈最着急,婚期刚过不久,就要想把小店打出去,到公司来干点儿啥了。可肖茜劝阻道:“妈,看你急啥?我工作都还没入门,你去能干哪样?再说了,我刚结婚,你们就要进公司,不好嘛,还说我和常跃结婚是贪图他家富贵。另外,现在对公司的啥都还不了解,万一你去了,不能适应公司工作,岂不是小店也没有了?”
 
肖茜爹听了,点头赞许:“还是我们宝贝女儿火候看得老,我也觉得,现在还不是丢本行去进公司的时候。”
 
肖茜妈想了想,觉得也是,再说了,只要女儿有个好归宿了,继续开小店也没啥不对啊,何况是熟门熟路的呢,一家人就打消了都来进公司的念头。
 
婚后的头两三个月,常跃还真本份了很多,以前的玩伴倒是要应付应付,再说他久了没玩体育也会手脚发痒,但以前那些女孩儿和小姐不管怎样召唤他,他愣是没去玩过一回。
 
很快,肖茜怀孕了,这下可高兴坏了常飞,当然常跃心中也有些高兴,毕竟自己要升级当爹了呢,自然,一家人就把肖茜看成个彩色泡沫似的,生怕碰破了,除了肖茜执意要坚持上班,家里啥事都不让她做。
 
随着肖茜肚子里小生命的成长,这常跃就又和社会上的女孩子厮混了,也常光顾歌厅发廊,再加上他酷爱体育,隔三岔五要去打打足球乒乓之类,于在在家里、在公司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真正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常飞溺爱惯宠他早已成性,看不下去了也就轻轻说几句,并没有实质上干涉他在外胡混。
 
自古道,久走夜路必遇鬼,常跃在外乱搞的事,肖茜还是知道了,这对她来说,无异于遭受了晴天霹雳!婚前婚后没一点浪漫,也就不说了,婚后夫妻语言交流很少,也不说了,不会体贴妻子,但家里有保姆,也能凑合,不打理公司事务,就算是年轻,不熟悉,也能原谅,隔三岔五去打打球,能锻炼身体,虽误正事,却非坏事,可怎么能去玩小姐、去和别的女孩厮混呢?这让肖茜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但肖茜不是捕风捉影的人,也不会凭一些行为现象和风传就下断论,毕竟是夫妻了,原谅和理解更重要,决不能轻易伤害了丈夫,要和丈夫说开,必须有证据,于是就压在心里没表露出来,要继续看看。
 
一天午后,常跃已到公司办公室了,但刚坐下就接到了一个小姐的电话,于是就到设计部给肖茜说:“今下午有球赛,晚饭莫等我,可能回来得晚些,我就在外面吃。”说完就走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注意着丈夫的肖茜,决心要去跟踪一回,就借口说自己的车有毛病,特意借了个同事的奔奔车跟了上去。
 
公司离城中心有一段路,好在午后这会儿不怎么堵车,方便跟踪,肖茜戴着专为隐蔽买的大墨镜,一直在常跃后面不即不离地跟着。
 
就见常跃到了市里,拐进了一条偏僻街道,又左拐右拐,到一个“保健按摩店”门外街边停下来,出了车门,在三个小姐的簇拥下进了屋。
 
肖茜开车慢慢经过按摩店,只见小姐们坐在常跃左右,紧紧挤着调情。因已经过了店门,肖茜就到前面宽点儿的地方掉过车头,再开回来,与常跃的车隔了一点儿距离,把车停在了对着店门的街对面。
 
肖茜没下车,心想:究竟去抓现行好呢,还是取证好?想了想,还是取证,抓现行必然要在这儿吵闹,大街上两口子在小姐店吵架,那多不雅?于是坐在车里,只见小姐和常跃都进里间去了,就准备好手机拍照。
 
肖茜先把常跃的车和按摩店拍了几张,就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
 
大约两小时后,就见常跃和小姐们嘻哈打笑地从里间出来,又坐在了门店的沙发上,就听小姐们叽叽喳喳地说:“常总,常哥哥,别把小妹儿忘了哟,你要多多来耍嘛!”
 
肖茜赶紧拍下了这些镜头,见常跃还在和小姐们调情打闹,就发动小车,一人先走了。
 
这天晚上,不知常跃又到哪儿鬼混去了,总之他啥时候回来的,肖茜都不知道。不过,有这些照片就够了。
 
第二天早晨,肖茜照例先起床,把手机里的照片复制在电脑上,这才摇醒丈夫:“常跃,起来起来!”
 
“做啥嘛,我还没睡醒……”常跃说着又睡了过去。
 
肖茜狠狠地再摇常跃,厉声说:“你到按摩店去睡,立马就睡醒了!快起来,你给我说清楚!”
 
这一下,常跃清醒过来了,一下坐起来:“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啥按摩店保健店的?”
 
肖茜在电脑上点开一幅照片,指着对丈夫说:“看啊,自己做的事,还不敢承认?亏你还是个常副总呢!好久我就发觉你不对劲了,也偶听别人说起,我都没相信,还以为你是个忠厚诚实人,没想到、没想到!我有了身孕,你就、就……”说到这儿,心一酸哭了起来。
 
这个常跃,一看电脑上的照片,心知妻子跟踪了他,难怪他总觉得停在街对面那辆小奔奔好像是公司员工的呢……老子!哼哼!
 
从小娇宠、不善言谈的常跃,竟然不再说话,先猛抽了妻子一耳光,再揪住头发,猛一拉,再一推,把妻子一下推撞到梳妆台边!
 
肖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突如其来的粗暴一推,扑向了梳妆台,额头撞在台沿上,整个人借着冲力顺势往下撞,小腹正撞在梳妆凳的一角上,肖茜顿觉腹中剧痛,接下来鲜血顺着裤腿流了下来。
 
这常跃,竟然还上前几步,再次揪起妻子的头发往上提,这才发现妻子的状态,嘴里还恶狠狠地说:“球请你来跟踪总老子,自找的,活该!”再看了看肖茜,想了想,操起电话拨通了120。
 
这时,肖茜腹中剧痛,额头钝痛,心头更痛,一手捂额,一手捂腹,蜷缩在地上惨叫,常跃却冷坐在床沿上等救护车!
 
直到这时,常飞两口子才被折腾声吵醒,跑过来一看:“你们哪门搞的?”
 
常跃反倒恶人先告状了。
 
常飞看了看,平静地说:“跃儿,没事没事,叫了救护车就好了,重要的是,要把胎儿保住。”
 
……
 
胎儿当然是保不住了,肖茜出院后,径直回了娘家,前思后想了很多,真后悔当初把常跃的种种缺陷都看成了优点,把他的种种不是都看成可原谅的行为,唉,少女时代,头脑咋就那么单纯啊……等身体复原了,必须坚决离婚!
 
幸好,当时把照片复制到电脑里,手机里的也还在,离婚就多了一种证据,所以,不管常飞怎么打点,但肖茜的证据确凿,还是获得了二百二十万财产分割。当然,要是全部资产都算成钱,肖茜应该获得两千万呢!她的目的就是能离婚,有二百多万,见好就收,算了。
 
肖茜离婚后,常跃又回到了以前。但常飞觉得儿子不能总这么在外面混,必须再娶一个,才能算个家,就又开始了物色漂亮女孩子。
 
常跃的那些鬼混的女孩子,都是没怎么读书的,就图混他点钱花,于是就在小姐圈里去找,因小姐里面还是有些高学历的。玩了好些,终于找到一个,还带到家里住着。因尚无名份,就不好在公司里面安排职位,于是就在家里专职伺候常跃。
 
常家这个家庭,这下可好,真成绝配了:父子两人都弄个歌厅小姐来做女主人!
 
过了二零零九年,家具市场开始逐渐疲软,再后一年比一年难做,大家虽然都在做,但利润空间在持续减少,做得不好的企就开始自然淘汰了。飞跃家具内部管理很不善,内耗开支大,但产品比同行好卖,还算能维持,而县里镇里几大银行关系不错,又有几十亩的现代化厂房做抵押,因当年修新厂尝到了贷款的甜头,总是借新债还旧债,在银行间循环借贷,周转不成问题,赚的钱就自己挥霍,虽然银行贷款总额已达三千多万了,但在同行看来,飞跃还是经营得很好,似乎没有受到市场持续趋冷的影响。
 
就这样,飞跃公司一直负债经营着。
 
到了二零一七年,遇上了全国强令制造业停工搞环评,飞跃公司是十几年前修的新厂,环保设施在当时看来是很先进的,但现在就落后了,于是常飞就按环评要求,投入了两百多万,把偌大个工厂安装了大功率中央吸尘器,把所有漆房改成了活性炭过滤排雾囱,还对安全消防设施进行了整改。刚过环评关,没生产几天,又被停工,让等待检查三无,飞跃公司所有证照早就齐全,但也必须停工待查。常飞就改为晚间偷偷生产,但没干多久就被发现了,还是被叫停。再后来,又说要等到中央巡查组来检查了,才能生产。但检查过后,严令不准经营的范围却更大了,连农村的养殖场和砖厂都被停了,有的修理店、洗车店、餐馆、甚至有的理发店都被叫停,大有取缔所有私营制造业和部分服务业的趋势。
 
熬到了二零一七年八月份,飞跃与所有同行一样,已经有半年多没怎么顺利生产了,偶尔偷着生产那点儿收益,不够付电费,工人长期没活干,陆续要求结工资走人,以前四五百工人都只剩几十个了,没有了产品供应,经销商也流失了!屋漏偏逢连日雨,银行见大小企业都长期不能生产,而近年来修厂扩规模的,都是用自有资金买地,用地做抵押在银行贷款修厂,用厂房做抵押再贷款周转,企业垮多了,银行就坏账成山,所以不但不能再贷到款,银行反而还成天催还款了!
 
于是,常飞的资金链就轰然断裂了。
 
常飞因以前一直付款爽快,设备、设施和材料,都能先奢欠,有钱了再付款,所以,以前添置的设备和这次添置的设施,还有材料,欠上游供货商总共不下九百万。那些债主们眼见时不时就有老板跑路,在这种长时间全面停产的形势之下,差钱的企业八成是还不起了,债主们怕欠债老板跑路,找不到人要钱,就纷纷到企业来拉机器、拉材料、当产品、当车,力求减少自己的损失。自然,常飞的这些东西也在三四天之内被拉一空,他的十二缸奥迪和几辆货车都被当了,幸好他老婆和常跃不在公司,另两辆车才幸免于难!
 
东西拉空后,还剩下的几十个工人,眼见得公司倒闭了,碰了碰头,也成天围着常飞的办公室要工资……风光多年的常老板,竟落魄到了今天的境地!
 
这还不算,常飞办法想尽,也仅打发走了非沾亲的工人,现在就只剩下一座颇具规模的空厂和几千万贷款了,因此,老婆见飞跃公司已无希望起死回生,就突然提出要离婚!
 
常飞心想,真是婊子无情啊,老子落魄了,你就要离婚!于是说:“我落魄了你就要离婚?好好,也行,那就债务也平摊吧!”
 
这个小姐出身的老婆,婚后因为在公司管财务,这些年来,暗中转移了一百二十多万在她的秘密账户上,常飞根本就不知道。她早断定,嫖小姐成性的人不可靠,不能不有所提防,一获得职务之便,就开始了蚂蚁搬家转移资金。这时她说:“我这人从不乘人之危,按理,东西被人当了,钱没有了,工厂还有我一半!但看你现在这样子了,我就裸离,不分割财产了,以后也可以做朋友嘛。”
 
“你还算通道理。”以前常飞很舍得给小姐拿钱,但这时怕的就是要钱,听了后,松了口大气。
 
“那今天就去办手续!”
 
……
 
老爸刚离了婚,常跃的小姐女人也说要走人。因没办结婚证,就不存在分割财产,但这女孩觉得陪常跃睡了好几年,怎么也该要点钱吧?结果,常飞父子俩一听说要钱走人,就用拳头和匕首逼着,把她赶出了家门。
 
在飞跃公司破产倒闭之时,常飞父子的家庭也宣告了破产……

微信搜索:辉坛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得意不可忘形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1890 分 辉坛金币:2322 枚 注册时间:2017-07-05 10:07 最后登录:2017-11-10 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