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钱柜娱乐网站-钱柜娱乐777网址,原创文学网征文
心情说说
  • 婼煕 说: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给死人的!!!!
  • 婼煕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外珂亦聲 说:敬请管理员审核!!!
  • 外珂亦聲 说:厚德载物!!!
  • ude816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原创首发小说】:我的启蒙老师

时间:2017-11-26 12:44来源:辉坛-原创文学网 作者:沙金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小说】

我的启蒙老师

沙金

初冬的太阳,温温暖暖,朦朦胧胧,普照在道路、田野和群山上,只有温暖,没有寒风,连满山黄绿相间的树林,都被晒得暖呼呼的,时而抬头看看悬在山顶上方的太阳,明亮却不刺眼,让人顿生无限遐想。

我和区教办组织的初中语文教研组的八九个老师,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车龙头上挂着装教研资料的透明资料袋,沐浴着冬日暖阳,心情舒爽地骑行在去曙光乡初中的有点儿坑坑洼洼的碎石公路上。

那时,还没撤区建镇,我们这里还是县管区,区管乡,全区有九个乡,区所在地的乡初中,就是我们学校。我可能是沾了区所在地初中的光,这一学期,区教办竟硬把我这个讲课老是说不准普通话的家伙,拽来冒充全区语文教研组长。不过,这教研活动,也没啥考核验收程序,应付应付即可,最爽的是,却是能隔三岔五到各乡初中去散散心,旅游旅游,而且东道主学校要管午饭,还能和同行们在一块儿吃顿不给钱的饭呢!所以,我觉得搞校际教研,简直就是一种快乐活儿。

我们来到曙光乡初中时,都在做课间操了,刚好赶上听曙光乡初中初二语文科龙传兴老师的课。

第三节下课后,第四节课的时间,我们就在办公室总结和评课,交流相互学习的心得。

自然,到吃午饭时,学校就在食堂里专门给我们外校老师安排了一个拼桌,曙光本校的校长主任、语文教师,也安排来共享我们的免费午餐。

吃过午饭,讲课那个龙传兴老师就对我说:“梅老师,走,到我妈寝室去耍会儿。”

“你妈?是哪位老师哦?”我心生疑惑,难道是故人?

龙老师说:“我妈说,她曾经和你母亲在一个学校教过书,听说你今天带队来搞教研,请你趁午间休息时间,过去耍会儿。”

“哦——”我一边跟着走,心里一边在想:龙老师母亲是谁呢?我认识吗?

那时的学校,不是利用过去的庙堂改的,就是解放后修的青砖瓦房。曙光乡初中的教师宿舍,因形就势,修在山边,过了操场,要上七八阶台阶,才是一共两排住宿房。房子已经很陈旧,房前树早就成林了,老师们都在室外树下搭有石板,方便休闲和在室外吃饭。

龙老师把我带到后排宿舍区,走到尽头,就见有两个老人坐在树下石桌边,还准备了几根板凳,在等着我们。

我们坐下后,龙传兴老师就向我介绍他的父亲母亲:“我父亲叫徐庭栋,退休有好些年了,现在一直在养老。我是随我母亲姓的,我母亲自然也就姓龙了,再有两年,也该退休了,现在就教点儿历史地理,算半养老了。”

我赶紧致意:“徐老师好,龙老师好!”

老龙老师就问我:“小梅,你认识我不?”

我想不起来,就说:“龙老师,实在没印象。那您怎么知道我呢?”

老龙老师说:“你当然不认识我。你到你爹那里去读书后,我才跟你妈在一个学校同事的,那时,你妈教高年级,我教低年级。在读师校时,我也比你妈要低两级。”说到这里,老龙老师指着徐老老师,“他,我们老头子,你总该认识吧?”

我这才注意到,徐老老师一直在笑眯眯地看着我。

听老龙老师那么一说,再细看徐老老师,虽然苍老了,但那脸型,那眼神,特别是他嘴里那两颗金牙,让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情不自禁地起身握住徐老老师的双手:“啊呀,想起来了,您就是教我读一年级的启蒙老师啊!我记起来了,我在您手头读一年级那时候,学校设在老庵寺庙子里,对不对?”

“是啊,你现在都当学科教研组长了!”徐老老师脸虽在微笑着,两眼却闪烁着泪花,“那时,别说结婚,我都还没和小龙认识呢,日子过得真快啊……”徐老老师握着我的手,说不下去了,我感觉得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难怪,今天主讲的龙传兴老师年龄比我小得多啊!

望着徐老师,我也泪眼朦胧了。

我的母亲,比徐老老师小些,但比老龙老师大点儿,可是,徐老老师还这么健旺,我母亲却……

我八岁以前,一直在母亲身边。

我能依稀记事的那几年,应该是五九年到六一年。那时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饿饭。我母亲带着我,吃学校食堂,早饭是一碗最多十粒米的稀饭,一铁勺连盐味都没有的煮牛皮菜。午饭一碗稀饭能有三五十粒米,两勺煮牛皮菜,或煮青菜。记得要是能吃煮青菜,还算是好的。晚饭是面条,与其说是面条,不如说是面汤,因为一碗面条最多有三五根面,最享受的,就是面汤有盐味儿,但光喝汤不管用啊,晚上每人也有一勺没盐没味的煮牛皮菜,

牛皮菜这种菜,是边剥边长的,栽一季牛皮菜,能吃半年多时间,从当年深秋吃到来年初夏,都能有吃的,就是要结籽儿长苔尖了,都还能吃半个月能嚼得动的苔秆儿。因为长期单一吃没盐更没油的煮牛皮菜,我那时可恨死了牛皮菜!虽然痛恨牛皮菜,但还得吃,所以一吃饭,我就会对着牛皮菜哭。

那时人虽小,但有个事,我怎么都不明白,为啥徐庭栋叔叔总是吃得那么香呢?

那些年,我经常看到,一开教师会,徐庭栋叔叔就要被批斗,还有几个老师也要挨斗争,包括我妈妈。那些教师挨了批斗,就成天愁眉苦脸,我妈妈挨了批斗,除了白天愁眉苦脸,晚上还偷偷哭泣,每次挨了斗,妈妈哭后都要对我说:“儿子,要不是有你,妈妈早就不想活了!”可那时,我却不知道劝妈妈。

但是,挨批斗最多的徐叔叔,就好象从来没挨过斗似的,看不出他有任何忧愁。因为这几个挨斗的,不是右派分子,就是地富反坏,一学校的老师都不和这几个人交往、说话,看着这几个人都躲着走,好像这几个人身上有瘟疫似的,而这几个人相互之间,也不敢交往,不敢说话。可徐叔叔这人,总是那么神色平静,挨斗就挨斗,上课就上课,做操就做操,没事时,就一个人到山坡上田坝里去散步,吃饭时,就用他那个淡蓝色的形状像现在的方便面纸桶的塑料碗去分饭,再端一个事先分好煮牛皮菜的小搪瓷碗,一个人找个旮旯,嘎叽嘎叽地大口嚼牛皮菜,大口喝汤。一校的老师都吃着难以下咽,个个吃相怪异,可徐叔叔却吃得非常香,没盐没味的煮牛皮菜吃到他嘴里,怎么就那么好吃呢?

我七岁了,就顺理成章地读小学了。

没想到,我的语文教师和班主任,竟然是徐叔叔。但妈妈在我读书前就告诉我,读书了,就不能叫叔叔了,要叫老师。

徐叔叔当我的老师,刚开始时,我还老不高兴。因为,我看不惯他,他虽然随时都把一头薄薄的头发梳得油光光的,穿得也总是整齐、干净,但我不喜欢他腰间那根很宽很宽的旧皮带,不喜欢他那两颗大金牙,更不喜欢他那副特务相。那时,偶尔也有坝坝电影,妈妈也总是带我去看,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凡是电影里的坏人、特务,都长得像徐老师,所以就很不喜欢他给我当老师。

但徐老师给我们上课不到三天,我的看法就变了,全班的同学也都喜欢听徐老师上课。我们开始很喜欢的算术老师(那时不叫数学),平时和蔼可亲,谁要没认真听课,他立马就凶神恶煞了,可也怪了,很快就越来越没同学怕算术老师了,还老爱在算术课上搞恶作剧。可徐老师上课,也不知怎的,他从不高声吼学生,也从没训过谁,但大家听课都很自觉,也都很容易听懂。我现在都还记得,徐老师那带鼻音的清晰嗓音,普通话发音很准,他那时用一种印着红色拼音字母的硬卡片教我们读拼音,把“YIN”和“YING”这一类舌尖前后音,教得特别易懂。我后来读书一直是语文好,算术差,现在回想起来,肯定与启蒙老师有关。

有一次,趁着星期天不上课,学校专门召开批斗徐庭栋的批斗会,我跟在妈妈身后,也坐在会场角落里。

批斗会在办公室门外的坝子里召开,老师们带上板凳,坐成几排,校长主任坐在主席台上,徐庭栋就站在主席台和老师们之间的空坝里。

具体过程我记不得了,因很多事情,那时我都不懂。但有几句每次批斗时老师们老在说着的话,我却还记得。就见校长宣布了会议,接下来就是老师们揭发,就有老师站起来,轮流揭发和审问:

“徐庭栋,在解放前是死心踏地替蒋介石卖命的反动军官,解放后一直贼心不死,企图反攻复辟!”

“徐庭栋,你当时为什么读了军校后,要参加国民党部队?”

“徐庭栋,你老实交代,你手上沾了多少人民的鲜血?”

“徐庭栋,你解放前都当营长了,娶了几个姨太太?霸占了多少良家妇女?”

“徐庭栋,解放都十年了,你为啥还要坚持反动立场,继续与人民为敌?”

有十多个老师越批判越激动,起来发言的就越来越多,可我看见,徐老师就跟没事似的,或者他根本就没听见,就低着头,若无其事地站在大家面前。

这时,就见有个年轻男老师“呼”地站起来,高声吼道:“徐庭栋,我看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开了半天会了,竟然一个字不招!”说着就上前,挽袖子挥手,“啪啪啪”就是一顿耳光,打得徐老师口鼻流血。

见有人打了,又有两个教师上前来,竟用拳头打徐老师,徐老师很快就挨了四五拳,脸上颧骨上还挨了一拳。徐老师顿时就头发蓬乱,衣衫不整了。

这时,校长站起来宣布:“批斗会暂停,等学校把今天批斗会整理成材料,报上去,等上级有了新的指示,再继续开会。”

我那时不知道这些揭发审问的话是啥意思,只记得,好像那几年每次批斗会,差不多问的都是这些话,但以前我的印象里面,好像没有打过人,或者我以前更小,就是打过,也记不得了,总之这一次见徐老师挨打,我就吓得哭了,妈妈赶紧捂住我的嘴,低头轻声哄我莫哭,要再哭,妈妈就会挨斗了。于是,我又吓得不敢哭了。

第二天,照常上课。

我原以为,徐老师昨天挨了打,今天就不会给我们上课了。没想到,徐老师还是没事似的,还是穿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油光油亮,平静地、专注地给我们上课。

听着课,我一眼瞥见徐老师颧骨上那个污印儿,这才想到,徐老师昨天才挨了打呢,今天给我们上课,竟然还是讲得那么好!

……

从记忆中回来,我的两眼也被泪花蒙住了,我说:“老师,我刚刚回忆起了您当年给我们上课的情景,只可惜,我没能在您手上多读几年书!现在看到您这么健康、乐观,我真高兴啊!”

徐老老师就问:“小梅,你的母亲还健在吧?她可比我小好多岁呢,你看我,这不,还能吃能喝能耍的啊?”

我痛苦地答道:“我妈妈还没到退休,就患病去世了。唉,她一生太苦太累了……”

徐老老师说:“你妈这人啊,就是啥事都放不开,爱自己怄气。那几年,学校虽然不准我们之间有串联,我还是找机会劝过你妈,叫她别放心里去,她就是做不到。你看我,那会儿我就把他们那些批斗我的,整我的,打我的,全都当猴看,心里不急不怄,我还不是活过来了吗?”

“不管怎么说,今天意外地见到了老师,我还是非常非常高兴的!”说着,我想起一件事,对小龙老师说,“你们等我一会儿,我上街去买点儿东西。”

小龙老师和老龙老师都站起来,一边一个拉住我:“坐着拉拉话,比买啥都好,别去别去!”

正在这时,上课铃声响起来了,我赶紧告别了徐老师和龙阿姨,和小龙老师一起,听下午第一堂课去了……

微信搜索:辉坛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小说 原创首发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2010 分 辉坛金币:2322 枚 注册时间:2017-07-05 10:07 最后登录:2017-11-30 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