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博主资料

镜间辞

镜间辞的头像
  • 会员等级:辉坛四级
  • 会员积分:390分
  • 空间访问:179次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明月樱花的头像
明月樱花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访问:11-28 06:20

文档搜索
日志文章

【原创散文首发】:疏影横斜时光清浅

(17-11-22 08:06)

疏影横斜时光清浅
 
文/镜间辞
 
阳光浅浅铺在桌面的颗粒感我是很喜欢的,破碎的金色如桂子飘香,时光的饱满。那时举起相机,镜头里却总少了一味恰到好处的明媚。遗憾吗?些许有吧。毕竟也有渴望将这美好的邂逅与之分享的人。
 
我曾爱过一方园林,它没有被套上“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凄怨,反而有着静水流深的睿智。很想斗胆在宣纸上泼墨挥毫与它纵论一二,可我没有纸笔,只能寻来一片沾露落叶于掌心笔划,微微的,有些酥麻。我在檐下阴凉小憩,趁着拂面之风的清爽,看了一出竹影耳鬓厮磨的戏。这里的芭蕉似乎被流光小心地捡拾了起来,于飞檐楼阁旁出落得几分稳重。前几日心里是有些没来由的烦躁,像被小火慢煎的药渣,既不能淋漓酣畅的沸腾一场,也榨不出什么浓稠,可偏生那被蒲扇看管着的火苗乐此不疲地窜着。所以我索性寻了个午后躲进记忆里,在那小亭温一壶旧梦,择一择老茶吐出的新芽。与潇潇湘竹、石桌小凳等相处不需要大费周章地准备什么,要么它们说,你听;要么你说,它们听。走时你总会毫不自知地就抛下了些什么,而这些便是它们唯一所需要的。因为即使在记忆里他们也会变老,他们需要用这些向时光去买,买一个来年继续掌灯对棋的约。
 
我曾爱过一首歌曲,尽管在那里朱门易朽,白墙易老,可我偏生随了这醉生梦死的酣畅。距离感,或来自于那清冷的曲调或来自于那淡淡的嗓音,始终提醒着我我是以怎样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旁观儿女情长如何在家国跌宕之间蔓延,看情怀与抱负如何在混沌中绽出秩序的花。不过若我是那曲中人,或许我会让这梦来得更疯狂。我要为自己黛眉轻描,为自己披上红妆,然后一步一步穿过晨昏人海,走到你的面前,问一句“娶我可好”。即使未来远山千叠,覆水难收,我也要你记得,记得我为你霞帔加身时深情的模样。我不想提心吊胆地打听记忆中的少年们如今可还安好,在熟悉的街巷里那些陌生面孔疑惑的眼神中,时哭时笑,像个笑话。我告诉自己,我宁愿梦醒之后抽身,为自己保留最后的一丝尊严;但不知为何抬头时,明澈的心却笼罩了一丝迷惘。
 
我曾爱过一个女子。被秋意熏染得精致的银杏林里,有一片,她曾落笔。被叶子细细的纹路割得断续的笔画微微晕开在那份柔软里,夹于扉页间,比白字黑字还来得几分动人。我所已知的宿命是远行,她所笃定的却是归途。说来“初心”二字无解,但她倒是把自己看得明白。
 
我偶尔会托鱼儿传去一蓑江南的梅雨,请鸿雁捎去一厢大漠的昏黄;我知道一定有一人会低眉捂着胸口,静静感受我所经历的悸动与心跳。其实再翻开书,曾经鲜艳欲滴的颜色都尽数流逝,可惜那白得有些灼眼的纸张未能贪上星点光辉;如此直接地面对岁月的凋零,说来我是有些措手不及的。模糊肿胀的文字随着分裂的干枯已经无法缀连成句,迷迷糊糊回了神,素手把它们尽数从缝隙中抖落了。我且愿时光,好好待她。
 
窗外棕榈摇曳在海风的咸腥里,说来沙沙声塞满窗缝,不自觉嗔笑这几分俏皮。我索性放下书籍,就这样慵懒地躺一会儿,不需要入世太深,浅浅地湿了鞋底,却远胜过风尘仆仆一遭。
 
这红尘三千丈有着妖艳的皮囊,可我更爱,严密包裹之下那害怕受伤或已经伤痕累累却依旧剔透的心。

发表评论
镜间辞:
表情:
验证码:   匿名评论